林方能战一百年。

林中心/大菅/
其他杂食。

我们老林哪儿都好。

【恋与男神x你】许墨 · 养你

高度狗血剧情慎入

文中引用《喜剧之王》经典片段

只想给自己发一个小甜饼,

呜呜呜呜我什么时候才能有我家先生的溺海啊[捶地

——————————————————————————————

许墨·养你

 

那是你和许墨还没有在一起的故事。

 

1.

将近年末,公司上下都加快了工作节奏,一天的任务量是平时的三倍到四倍,每个人虽然嘴上都怨声载道的,却很有默契的完成着一项又一项工作——为了新年的那一天假期。

 

你深知公司里有许多人都期待着这一天能休息,你也不例外,因此你满足了她们的愿望,也满足了自己的,而作为交换,公司所有人都需要在年末之前“加班到吐血”——这是公司里一个小员工说的,你觉得说的挺对,听到他这么评价这几天的加班时还给他适当的减少了一些工作,附带了一个认可性的微笑。

 

“大家辛苦点,我们接到的节目虽然不是特别多,但对质量要求都很高,要求大家加班赶完也是无奈之举,新年那天请大家吃饭,吃好的。”你在这几天经常对公司的大伙儿说。上班说,晚上在微信群里联络感情也要说,生怕会有人因为繁重的工作而懈怠导致节目策划案质量不高,节目送过去以后电视台不满就得从头再来,新年假泡汤不说,还会影响到以后的节目合作。

 

一向待你很好的安娜姐看出了你高度紧张的工作状态,有些头疼地叹了口气后拿草稿敲了敲你的头。“你啊,再这样下去不管是多么放松多么有能力的人都要被你暗示着出了差错。”

 

“我……”你刚想辩解什么就看到安娜姐扬了扬眉,默默的闭了嘴。

 

安娜放过了被她卷得不成样子的草稿,继而揉了揉你的头。“你太紧张了,而身为老板这样的紧张会影响到员工的工作效率的。放松些,想象这只是普通的加班而已,把状态调整好了,对于员工上交的策划案才能更准确地判断它的价值。你一紧张起来就手忙脚乱,怎么把工作做好。”

 

“好…….”你垂头丧气的应了声。

 

“新年准备和许墨教授一起过吗?”

 

“过什么呀,先把工…什么?!”你后知后觉才发现安娜姐问了个什么问题,坐着转椅在地上猛地蹬了一脚退后一点,话没来得及收回又不慎咬了舌尖,你倒吸了一口凉气,在安娜姐似笑非笑的注视下很快红了脸,拿出手机来划了几下,低下头避开安娜的视线:

 

“…他打了电话约我,说他拿到了他们大学跨年夜游园会的入场券,他觉得很有意思,又担心有些活动是双人才能参加,所以问我有没有时间陪他一块去,我其实挺期待的。”

 

还没等安娜姐说什么,一旁的悦悦先凑过来接话。“去呗去呗,听说他们大学的游园会办的挺好,人品好的话还能抽到按摩椅之类的东西。凭许墨教授那个“全能教授”的称呼,多困难的游戏肯定都得被他碾压,争取抽个大奖回来啊!”

 

 

“你啊!”安娜先赏了悦悦一个脑瓜蹦儿,随后才又看向了你。“我也觉得你去吧,去玩玩,感觉你今年很多时间精神都不好。别的我都不问,这几天任务做完了,把状态调整回来再给我们扛大旗,再被你多影响几天,我觉得我也可能会变得焦虑起来了。”安娜半开玩笑地对你说完后拍了拍你的肩,端了杯咖啡回了自己的位置。

 

“有这么明显吗……”你嘀咕了几句,瞄了眼手机屏幕后又因为看不清楚,抓起手机来盯着它发呆出神。

 

 

手机振动起来的时候你以为你在做梦,盯着屏幕上亮起来的许教授三个字半天没回神,等反应过来的时候你吓得手机都要被扔到杯子里了。

 

冷静!你猛得一拍自己的脸想让自己镇定下来,他又不知道刚才发生了什么。咳了两声后你故作镇静地接了电话。

 

“是我。”电话那头许墨声音一如既往充满温和笑意。“我看这个时间你应该休息下来了才打了电话,我猜对了吗?”

 

“是在休息没错啦……不过其实该说是我偷懒才对。”你捂着手机有话筒的那一边走到办公室外,带上了办公室的门。

 

“嗯,我觉得你的确该休息休息,这几天我在楼里见到你时你好像都不太有精神。”许墨似乎是回想了一下之前你们在电梯里遇到的情况。

 

你心里有小人很夸张的一头撞到了墙上,“不会吧…这么明显。”

 

许墨轻笑了声,“毕竟对我来说,你很特别,所以容易注意到也是正常的。你需要一个放松的机会。”

 

“是啊…”听到这句话你仿佛整个人都变得无精打采,“熬完这几天我肯定要好好睡觉,大玩特玩。”

 

“正好,我这里不就有一个大玩特玩的机会吗,前几天问你的问题,你决定好了吗?”

 

你的心跳骤然加快了。仿佛这句话含有别的意味似的。

 

“我……”

 

“我们可以在游园会上玩到学生们绞尽脑汁才想出来的有趣游戏,可以在彻夜不停业的小吃摊上吃到很多廉价又好吃的小吃,也可以和学生们在广场们一起倒计时和他们一起喊新年快乐,不觉得这样很好吗?平时和同事们去市区的中心广场倒计时的话,其实很难得玩到很多有意思的游戏吧,这次跨年夜,不打算过得特殊一些吗?和学生们在一起过也是很有意思的。而且…”

 

你有些心动,其实本来你也打算是要去的,此刻却一门心思想听听他还想要说什么。

 

“这几天我好像又接到了很多人的邀请,嗯,是女老师们发来的,偶尔还有一些学生…我想再激活你的那一层身份,不知道你愿不愿意再帮我这个忙。”许墨十分头疼地样子仿佛真的出现在你面前。

 

你噗嗤一声笑了出来,“震惊!恋语大学知名全能教授竟因追求者众多而不得向他人多次求助!”你模仿着那些唬人的头条新闻一本正经念道。

 

“不知道这位热心群众是否愿意帮我解决这个大麻烦呢?”许墨也配合着你忍笑提问。

 

“没问题。”你拍拍胸脯,笑眯眯的。“到时候记得给热心市民一面锦旗,上面就写上’热心市民B,感谢你救人于水火之中’,我一定特别认真的接受你的好意。”

 

“那就这么定了,跨年夜那天晚上六点,在我的研究所见,我们一起去游园会的场地。再霸占你的时间就不好了。”

 

许墨顿了顿,在挂断电话前又极低地说道。

 

“你答应我我真的很开心。”

 

 

……可恶,最后一句话歧义太大了吧。挂断电话以后的你的脸骤然烫了起来。

 

 

2.

 

恋语市今年的最后一天出奇的冷,在好看和保暖里纠结半天的你衣柜面前站了快有一个小时,直到与许墨约定好的时间快到了的时候,你才一咬牙选择了其中的一套,妆容也精心化过了,你还选择了一款闻起来很雅的香水给自己的手腕处喷了些。

 

站在镜子前的时候你前后看了很长时间,随后认输似的叹了口气。

 

你今天居然比前几天加班更紧张,昨天夜里躺在床上就已经烙了半天的烧饼,没想到今天起来还是摆脱不了这种情绪,而且你深知造成这种情绪的罪魁祸首,就是那个今晚要和你逛游园会、还被公司里被广大女性称为“芳心纵火犯”的男人。

 

许墨……你愤愤地将这个名字念了几遍,这个看起来很可能已经知道了你的心思却还是不动神色的男人,让你每次都觉得自己仿佛是在与高手过招。

 

不得不说,恋语大学的游园会办的十分费心思,各教学楼前几乎都有每个学院为了游戏引导和盖章而搭建起来的简易小棚,整个校园里几乎都装饰了彩灯,远远就能听到学校礼堂里的音乐。

你边走边数,过了中央大道后你才发现就连研究所门口也设有摊位,走近了几步才看到是那是许墨带的学生负责的。几名研究生一看到你走过去立刻向你露出了笑容。

 

“是许教授的女朋友吧,许教授早就来啦,他正在楼上等你呢。”

 

你被这句“许教授的女朋友”说得耳朵根发红,含糊地应了声便一头冲进研究所里,推开研究室的门时甚至还微微有些喘气。

 

“许,许墨,呼…呼,不好意思我还是来迟了!”

 

“不迟。”许墨坐在正对着你的办公桌后面,笑着扬了扬手中的游园会门票。

 

“等你坐下来缓口气后我们出去,之后的时间足够我们集齐这张票上的所有印章图案了。”

 

 

真正和许墨从研究所里出来已经是晚上七点了,研究所门口聚集的一群学生一看许墨和你下了楼很快都围了上来,有个胆大的男生已经喊出了“师娘”这种称呼,随后挨了旁边一个男生一记重掌。

“师娘这个称呼都把教授的女朋友叫老了!”

 

“那叫什么啊我们又不能直接叫名字吧…”被打的男生一边瞅着你的表情一边装出一副不满的样子来。“直呼名字多不尊重啊。”

 

“没关系。”你笑了起来。“随你们喜欢就好,师母我也不介意的,多好玩的称呼啊。”

 

“师母好!”一群学生愣了愣随后笑嘻嘻的整齐喊了出声。

 

“好了。”许墨这时候出了声,极其自然的牵起了你的手。“我们先去其他地方逛逛,一会再绕回来找你们盖章。”

 

手…手….!许墨居然又主动的牵起你的手了!这个名义上的恋人关系看来许教授很习惯啊。你两只眼睛几乎都粘到了你们相牵的手上,就这样愣愣的被许墨带着离开了研究所。

 

察觉到你的步伐似乎有些磕磕绊绊,许墨停了下来。

 

“怎么了?”他依旧是一副笑吟吟的模样。

 

你抬头看了许墨一眼,仿佛要挑战他似的将手从他的手掌中抽了出来。

 

“……”许墨笑意未消,脸上一闪而过的茫然还是被你捕捉到了。

 

你慢吞吞的把手抽了出来,随后几乎是在许墨没有反应过来时,你的手指再度与他相牵,随后缓缓的与他十指相扣。你这才与他正视,眨了眨眼,流露出了近乎小狐狸一般的狡黠来。

 

反应过来的许墨眼中笑意更浓,呼了口气后紧紧握住了你的手。

 

第n次同许教授的较量,以你的心跳在他握紧了你的手后急速飙升告终,结果是——你惨败。

 

 

恋语大学的游园会办的很有意思,从八点开始,每次整点会在广场进行抽奖,凭证就是你在每个整点前集齐的活动印章。要是想在20:00抽奖,就必须在这之前集齐前4个章,以此类推直至零点整。你和许墨刚出来没多久,许墨就带你逛遍了理科学院设置的活动棚子,几乎是以全胜的姿态收获了多个印章。期间亦收获了诸多认识许墨的学生玩笑似的抱怨,诸如“许教授您是人形挂啊,我们这些活动您来参加简直啊,别人游戏体验一定特别差。”等等你这一路上听了很多,而许墨一向是摩挲下巴思索了半天,最后以“我觉得还是很有意思啊”告终。

 

许墨,真不愧是天才学家的称呼,脑子在任何科目上都能运转得开吗…你想到这儿,不由得摇摇头叹气。“我是真的猜不出那个‘爆竹声中乙亥除’指的是炸猪排…到底是怎么联系到一块的啊…”

 

正同你一起坐在广场长椅上的许墨闻声回答:“你再仔细念念这句话试试看?”

 

你依言多念了几遍。“爆竹声中乙亥除,爆竹声中乙亥除,爆竹声中乙亥除……啊!”你突然直起身来,转而眼神近乎亮亮的看向许墨。

 

许墨点点头,“就是你猜的那个意思。在做法上比较隐晦的描述了一下。你休息好了吗?”

 

“恩。”你站起来整了整衣服,“文科专业算是我的特长,我倒要看看接下来的游戏能不能难倒我。”

 

“加油。”许墨冲你伸出手来。

 

“好。”你扬眉看他,毫不犹豫的牵住了他的手。

 

如你所料,接下来的学院游戏你大多都可以应付,许墨在见到你兴致很高后便几乎没有插手,只是在一旁看着你。虽然时间耗费的有点长,但你还是都能成功通过,你兴致勃勃到最后一个学院的关卡前已将近晚上十一点半了。

 

“学习与你面前的人交流的方法…?”你看着棚前贴着的游戏名称有些好奇,看了看这个学院的其他活动后还是进入了这个棚子。

 

“哇……是许教授吗……”坐在里面值班的工作人员很快认出了站在你身边的许墨。

 

“你好,同学。”许墨微微点头表示承认。

 

工作人员在你和许墨牵着的手上看了许久,露出了一副原来如此的表情。

 

“……?”你有点奇怪的看向工作人员,工作人员却并没有再说什么闲话,为你们讲解起了规则。

 

“我们这个游戏,简言之就是,两人组队的电影配音游戏。”工作人员将几张纸条背面朝上伸到你们面前。“通过抽签决定你们要配的电影片段,要求是,我们在场的三个工作人员认可就算通过。”

 

你看向许墨,许墨欠了欠身作了个请的动作,你也没有推辞,干脆利落的拿了其中一张——《喜剧之王》。你心里顿时翻腾起来。

 

——我养你啊。

 

这句话在你上学的时候不知道被你回味了多少遍,经典的台词,经典的剧情,那一段完整的台词没有几句,但是需要两个人的声音有明显的情绪表现,字少却足以见功底。但是…你看了一眼工作人员,觉得他在选择剧本的时候大概是没有想到要怎样为难你们,只是工作人员察言观色,善于给情侣安排这样的特殊情况,来点小浪漫而已。

 

站在你旁边的许墨看了看摘录了仅仅几句话的台词纸,示意性的问你,“好了吗?”

 

你点点头,向工作人员比了个ok的手势,移动投影仪的银幕上随即播放起了那一段你最熟悉的剧情。你偷偷瞄了一眼许墨,他认真看着银幕,也没有什么明显的表情变动。不知道他有没有看过这部电影……有没有借这部电影,进行过他所谓的….研究观察人类,午夜场会放这些电影吗?你的脑子里开始了无止境的跑火车。

 

 

“不上班行不行啊?”

许墨突然开口吓了你一跳,将你从无重点的火车上拉了回来。随即你愣住了。……很充沛的感情。你很快镇定下来,清了清嗓子,眼睛紧紧盯着屏幕上的飘飘,不想再让自己分心去想他的事情。

 

“不上班你养我啊?”你捏着台本,将那句早已念了不知多少次的台词念出,心嗵嗵嗵跳了起来。

 

随后是很长的过渡,飘飘再度迈出离开的脚步,而随后尹天仇追了上来,喊了一声。

 

喂!”

 

你眼神不由自主看向了他,嘴唇里念出正确的台词。“又怎么啦?”

 

荧幕里的飘飘停下的脚步是对尹天仇最好的鼓励,你知道接下来就是这部电影里最经典的台词,那是尹天仇最清晰最坚定的情感表达,你开始期待起来,不知道他会作出什么样的演绎。

 

铺垫感情的背景音乐用了很长一段,你的期待隐晦地在你扭头等他配音的动作里。有没有被察觉到呢?你却不得而知。

许墨在你的注视下慢慢转头偏向你这边,仿佛是洞悉了你的全部想法一般,他的眼因为笑意而略有光彩。

 

“我养你啊。”

 

是这样的啊,他所演绎出来的尹天仇

 

 

 

你接过工作人员递来的盖好章的门票,却听到他有点遗憾的叹息。

 

“看起来,我们会错过整点的抽奖了,在这里耽误了些时间,现在是十一点五十分,应该是来不及了。”

 

“没有关系。”你笑着展开那张门票。“我们本来也不是为了抽奖来的,还是把机会让给那些学生吧。”

 

“你确定?”许墨又询问了你一遍。

 

“我确定。”你把门票塞进许墨的口袋,随即牵起他的手。“走吧,去广场。”

 

 

广场上为了倒计时聚集而来的学生有很多,你和许墨好不容易挤了进去,才看到广场前方设有巨大的银幕正直播着大礼堂里的元旦晚会。此时的晚会已经步入尾声,主持人也全部站在了舞台中央作最后的总结。你趁着现在这个机会,握了握许墨的手,示意他附耳过来。

 

“许墨,”你踮起脚来凑到他耳边轻声说。“来年我希望还能有你,今天我很开心,还有……”

你拖长了音调,停顿了好一会,等到主持人宣布倒计时了,你才踩着点,一字一句的,说给他听。

 

 

“许墨,我喜欢你。”

 

你感觉到他的呼吸骤然一促,你满意的笑起来,跟着主持人做最后的倒数。

 

“4.”

 

“3”

 

“2”

 

“1”

 

 

“新年快乐,许教授。”

 

你的话刚说出口,背后却突然有力量袭来,将你狠狠的推前去,

 

 

 

许墨紧紧的抱住了你。

 

 

学校为庆祝新年而准备的礼花准点升空,随后在空中绽开,礼炮声不绝于耳,你却听到他在你耳边清晰的呼吸声。

 

 

“___ ___ ___ ”

 

 

                                                                                                                         END

 ———————————————————————————————————————

 

 

 

票圈的你:

新年快乐啊,礼炮声音太大了,热热闹闹迎新的一年,工作和生活都求你对我好一点—!

我的先生:

新年快乐,我也是。

票圈的你:

??????

我的先生:

不是说礼炮声音太大了吗?

 

我的先生、悦悦、Anna等共99人赞了这条朋友圈。

 

 

评论(6)
热度(93)
  1. 羲和玄溪菅原又欠。 转载了此文字

© 菅原又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