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方能战一百年。

林中心/大菅/
其他杂食。

我们老林哪儿都好。

【10:00阮林】最近的我啊,正在追你。

all林生日企划——10:00阮林!

祝老林生日快乐啦!

是个大长篇,所以分了好几个章节来发!

第一个带前缀后面的就不带前缀啦,

可以直接戳#all林24h的tag来看!

希望大家多关注老林!他世界第一好!

后文记得戳tag #all林24h   #阮林    #最近的我正在追你。

——————————————————————————————

1.

阮永彬盯着纳新表格已经有一段时间了。

 

期间舍友进进出出好几次,每一次都要在他身边晃上那么一圈,阮永彬权当没看见,手里的钢笔转得几乎要飞出去。

 

最后一次舍友从水房倒了洗脚水回来,实在忍不住了一把夺了他的笔。

“阮永彬,我看你是琢磨这个琢磨得都快发疯了吧,有那么不好抉择吗,不想得罪学长学姐的话,大不了两个都填。”

 

可阮永彬被夺了笔还是盯着纳新表发呆。

 

室友:……

 

室友摩拳擦掌一番后冲着他后脑勺就是一拍,阮永彬这才吓了一跳,回了神。室友一看乐了,“这后脑勺的响声还挺清脆,不跟你似的。我看你盯着纳新表就差把它盯出洞了。”

 

阮永彬长长的叹口气往后一倒,瘫在了床上幽幽道。“……此言差矣。”

 

室友一听这句反而来了劲儿,往阮永彬床上一坐搓搓手问他。

“今儿林敬言学长来咱们宿舍送表,看起来很想拉你入伙儿啊,照我说你就该选林敬言学长。”

阮永彬一听这话想接上几句,没想到舍友根本不给他接话的机会,接着念叨。“whistle这几年组织得很不错,听说商演都接了好几场了,自从林敬言接任了队长以后很少从非音乐学院挖人的。”

 

阮永彬不服,“校文艺部也有一段时间没有招过非音乐学院的人了,我不是也通过初试了么。”

 

“……您是不是在跟我炫耀您跟庶民不一样?”室友手指节捏得咔咔作响,意欲要揍。阮永彬见好就收,赶紧往墙边一缩把纳新表盖在了脸上。

 

隔了好长一会阮永彬闷闷的说。

“我挺想加入whistle的,就是……”

他想起来白天的面试有点郁闷。

 

“就是啥啊?!”室友又给了他肚子一掌,“去啊?!担任什么位置不要紧,要紧得是以后我就能跟别人吹牛逼说我舍友是whistle的队员,听演唱会都有前排位置坐了。”

 

“……”

阮永彬蹬了室友一脚,翻身靠墙打算闭目养神。

 

 

阮永彬高考成绩不是很好,虽然这个儿子在阮家父母眼里看起来挺乖巧,也很少打架,但这都掩盖不了他再怎么学也没法上个一本的事实。

 

高考成绩一出阮永彬没怎么犹豫就定了自己去哪个大学,父母都知道他水平就到那儿了,阮永彬又是个很有主见的人,两人也就没怎么干预。阮永彬来了学校大致逛了一圈后颇感满意。

 

他觉得宿舍不错,舍友不错,专业也是自己选的,接下来就是延续自己高中的爱好,再参加个社团就圆满了。

 

 

2.

林敬言在接到方锐打来的电话时有点不想说话。

 

现在是中午一点,他们昨天晚上有夜场的商演,一伙人唱了半天又出去喝酒,快到早上才回来,这会儿他还没睡够。

 

这个从小就跟他关系好的弟弟今年也跟他报考了一个大学,林敬言在方锐开学之前就受方妈妈嘱托要在大学里关照他。这两天正逢社团招新,他提前跟方锐打过招呼,告诉过他自己这两天可能会忙,让他看着点时间打电话,方锐本来答应得挺好,可今天这是怎么了?

 

“…怎么了?”林敬言清醒了点就起床去了阳台,他们宿舍还有人在睡,这会不如去外头吹吹风。

 

“下午有校文艺部的初试,老林你会去吧?”方锐问得一惊一乍的。

 

“是,是啊…?”林敬言有点懵,“我不是跟你说过我今天下午也在场。”

 

“我已经报名了,下午的面试我也去!”方锐在那儿嘿嘿两声。

 

林敬言继续纳闷,“我当时跟你介绍的时候你不是还嫌学生会麻烦么?怎么今天哪根筋儿搭得不对了?”

 

“下午你就知道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方锐挂了电话,但林敬言觉得方锐的笑声还在他脑袋里晃。

 

林敬言收了手机,心里还继续想:别的不确定,有一件事他算是看出来了,今天下午他本来打算溜号的面试,怕是非去不可了。

 

 

校文艺部为了今天下午借了两间教室,一间候场一间用来面试,阮永彬捏着纳新表进了候场教室以后有点紧张,挑了个靠着前门的位置坐下了。

 

阮永彬从小没什么其他才艺,就歌唱得还行,上了大学他本着锻炼一下自己能力的想法,在社团和学生会之间抉择了半天,最后选择了文艺部。

 

阮永彬,性别男,年级大一,班级写了,联系方式写了,特长唱歌,别的没了。

 

候场教室收纳新表的学长在他交过去表格的时候有点诧异地抬头看了他一眼。

 

阮永彬:?

 

文艺部的学长点了点他纳新表上的特长一栏,问他。“你不多写点啊?”

 

阮永彬特诚实地点点头,“其他的写了到时候要表演我也不行啊。”

 

可能是从来没见过这么实在的人,学长居然不知道该说什么,只好把表格一收挥挥手示意他坐回去等一会通知,然后就进了面试的教室。

 

 

 

林敬言眼皮不详地跳了跳。

他可算知道中午方锐为什么给他打电话了。

 

台上现在站着的新生就是方锐,这小孩一直跳舞跳得很棒,估摸着面试是十拿九稳了,但跳舞的时候那个隔一会就来一次的飞吻是怎么一回事??

 

林敬言对这个弟弟的行为有点好奇,在顺着方锐飞吻的方向看过去之后,林敬言了然地坐回了自己位置上。

 

……可以啊方锐,叫我过来就为了让我看看他看对眼的姑娘啊?林敬言看着台上的方锐和他暗中来了一波眼神较量。

 

方锐知道他看见了,回答文艺部部长的口气更欢快了。

“没错,沐姐姐,我就是贼喜欢!”

 

林敬言耸耸肩。好歹这小子记着自己高中跟他说的话,还知道跟自己说一声。想靠入部追部长啊,那就加油吧。

 

方锐离开教室前冲他好一阵挤眉弄眼,林敬言失笑,挥挥手示意让这小子快滚快滚。

 

 

 

阮永彬前头那个男生一出面试教室就很愉快地哼歌跑了,阮永彬推门进教室,顺便掐了自己一把告诫自己别慌。

 

走上台时阮永彬很快扫了眼讲台下的面试官阵容:坐在正中间的是文艺部部长苏沐橙无误了,校颜值第一还是很有辨别性的。那坐在苏沐橙旁边的就是两位副部…阮永彬往讲台上走的步子突然一顿,视线越过了第一排往后看去。

 

文艺部部长正偏头和第二排的一位学长说话,两人看起来交谈甚欢,阮永彬仔细看了眼那位学长,心里犯着嘀咕。坐在第二排,前面又是部长副部的,那这位大概是文艺部的得力干将?学长人瞧得儒雅,跟部长在一起笑眯眯的说话还有些赏心悦目。

 

不愧是文艺部啊,卧虎藏龙的。阮永彬在讲台上站定后感慨一句。此时台下两人也正好交谈完毕,部长看着他的纳新表格很套路地问了阮永彬第一个问题。

 

“为什么要来文艺部?”

 

阮永彬一愣。自己当时准备的台词是什么来着?

 

阮永彬这才发现,刚才那么一走神,让自己辛苦了一中午背的台词忘了个精光。

 

本来想好的风趣台词忘得差不多了,部长看着他的纳新表问一句他答一句,脑子都快浆糊了。阮永彬站在台上有些窘迫,眼神不自主地往台下乱看,这一看却正好与刚才那位学长碰了个正着。

 

学长嘴角都快翘到天上了,视线与自己对上之后还给自己比了个拇指要自己加油。阮永彬感觉脸有点红,匆忙收回了视线,咬着牙想着不如豁出去了。不过好在部长也不甚在意他问题回答得怎样,大手一挥。“有什么才艺展示么?”

 

阮永彬连忙说有,点开手机音乐很快放起了伴奏。

 

伴奏一响林敬言玩手机的动作停下了,刚收回来的视线又投放在了台上那个大一新生身上,想到这是那个刚才答话还坑坑巴巴不会说的孩子,林敬言奇道,“这孩子居然是要唱这首歌啊…”

话刚说出去,林敬言就看到了扭头看他还偷笑的文艺部部长。

林敬言:“……”

 

曲子是黄老板的Nancy Mulligan,林敬言熟悉得不能再熟悉了,昨天晚上他们刚唱了这首。苏沐橙扭过头来看他的那一眼,也是因为知道他对这首歌喜欢得不行。林敬言心里有点不好的预感:一会儿的点评,自己怕是躲不过去了…

 

林敬言自觉不妙,心里想着不如早作打算,便把手机锁了屏继而一心一意的观察起台上这个小孩来。

 

……这个新生长得也还清秀,眉眼里有点没有褪干净的青涩,和他的歌声倒是十分搭调。唱歌的时候老是双手抱着手机,刚巧这人手指也好看得紧,这倒是让林敬言不由自主的对他有了好印象。

 

林敬言仔细看了看这个新生,凭着自己几年阅人经验,觉得这新生肯定是讨人喜欢的类型。

 

少年的声音不同于黄老板,歌声清澈又带着点特殊的尾音,感觉不像是专业训练过的,但是却莫名的吸引人,英文也唱得极其流利……林敬言没忍住又多打量了他几眼。

 

 

新生歌唱得流利,从音乐响起来的时候就和刚才被问时判若两人,目光看向台下的时候自然而然带着一股自信,倘若再仔细瞧瞧,观出几分他对这首歌的酷爱也不是问题。

 

林敬言是懂音乐之人,对这样的表演背后得付出多少努力也知道的一清二楚。一曲下来,林敬言对阮永彬又平添几分欣赏与赞许。

 

说不来套路话有什么,只要实力够硬,自然会有人欣赏。

 

林敬言看着台上新生心里不由得一动,脑子飞速运转了起来。

 

 

阮永彬歌声一落,文艺部部长带头鼓起了掌。

 

太好了……还好唱歌技能是无条件施展的,没有发挥失常。阮永彬松了口气,鞠了躬站在台上等部长点评。

 

“阮永彬啊…”文艺部部长漂亮的手指在纳新表上敲了又敲,阮永彬心里咯噔一声--坏了,莫非是唱歌刚才也走调了?

 

阮永彬立刻看向台下的部长,眉头也不自觉有些皱起。看学姐的反应,阮永彬心里有些不好的预感,脑子里瞬间脑补出来一句经典台词——“你歌唱得不错,但言辞还欠点火候,我们需要的是全方面发展的人才,可能不过关啊。”随后又是教室里众人为他惋惜的遗憾脸一张又一张的特写,画面不停切换最后却又停留在了台下那个学长憋笑的样子。

 

——完了。阮永彬颇为绝望。我可能是要凉了。

 

“林敬言学长,麻烦你作为特邀嘉宾点评一下吧?”

 

啊?

 

纳新还有特邀嘉宾的吗? 

 

阮永彬有点疑惑的跟着部长视线一块看过去,对上了摆出一副“就知如此”脸的林敬言。

 

正是刚才憋笑的学长。

 

阮永彬心里吃惊,对他的身份更加困惑起来。他起初以为这位学长只是个普通干事,没想到居然是特邀嘉宾级别?不过也是…阮永彬回想起了刚一进门的时候,他本想看传说中的美女部长究竟是何方神圣时却不小心与林敬言对视了一眼,光那一眼他就忍不住对这人起了兴趣,后来更不由自主去好奇他是谁以至于忘词…好了他不想回想起这件事情。

 

当时底下坐着的,除了部长以外几乎都没有他显眼。就凭这感觉,他当时就该猜到这人很特殊的。

 

阮永彬自认为识人颇准,就林敬言带给他的第一印象来了个短暂的猜想。学生会主席?有点像又有点不像…总感觉应该是个更加潇洒的位置…学生会哪一个部门会有这样的学长呢…

 

 

林敬言哭笑不得地从苏沐橙手中接过阮永彬的纳新表,看了一眼掌握了基本信息后冲阮永彬点点头。

 

林敬言拿到纳新表后迅速的扫了一眼大致了解了台上这新生的情况,对阮永彬不是音乐学院出身感到了十分的惊讶,同时却也为特长栏里短短的“唱歌”两字所服,对他兴趣更浓了几分。

 

想法林敬言早早定下来了,就看阮永彬同不同意吧。林敬言看了眼台上正紧张地看着他的阮永彬,想着部长还等着他点评就笑了起来。

 

对不住了沐橙,唱歌类人才你们已经招了好几个了,我来一趟也不能白来是不是。这个唱歌挺好,一看就是个全身心热爱音乐的,但纳新表写得太实诚了,我觉得吧,他可能不适合为学生会老师干事儿啊。

 

 

林敬言清了清嗓子。

 

“小阮是吧,你好,我叫林敬言。”

 

“我比你大三届,今年大四。文艺部部长的好友兼学校过气乐队whistle的队长,看热闹的。别的话我觉得我说不妥,留给文艺部部长讲比较好。我就说一句话吧。”

 

“要不要考虑来whistle?”

 

 

3.

阮永彬又抱着纳新表在床上翻了一中午的身了,室友翻着白眼不想理他,他就一个人在床上发愣。

 

昨天回来他就去学校论坛上查了whistle的资料,后来出于私心又查了林敬言的。在学校论坛和贴吧里不乏有大声表白林敬言和其他人的,阮永彬一一点开看了后发现自己的猜测果然没错——林敬言学长确实了不得,颇有些男女通杀的意味。

 

陪他一块去的舍友没放过他,缠着他说这说那的,他也就趁机从舍友嘴里套了点乐队的消息,尤其是知道whistle自林敬言担任队长以后已经两年没收过业余爱好者以后,他变得犹豫了起来。

 

他本身不是个多积极的人,有时候连话都懒得说,只要他没有被逼上绝路,他永远信奉着一条铁律——“天塌了是肯定有比我高的人顶着的”。

 

总的来说是个“自我舒服主义追求者”——这话是从他高中同学那儿学来的。

 

彼时高中同桌甲指着他装作愤怒的样子大叫:“好哇你身为纪律委员你怎么不去分担一下班长肩上重担管理一下班级秩序”,阮永彬从一堆书里睡眼惺忪抬头,说:“不是有副班长这种职位么,纪律委员能当一天摆设就当一天吧,别叫我,睡觉。”同桌甲哑口无言,深表佩服并顺走了他桌上的一盒酸奶。

 

 

中午阮永彬一般都会午睡,但今天难得睡不着。吃饭的时候舍友给他传了个视频,口吻郑重且充满期待,“小阮,相信你看完这个视频一定会有所觉悟。”

阮永彬自动给他重新配了台词,并给他舍友念了一遍。

 

“听我的吧崽儿,阿爸是不会害你的。”舍友闻言大怒,跳将起来夺走他碗筷——逼他现场就得看,非说这是呼啸最成功的一次演出,据说在学校里圈粉无数。阮永彬服输又有点好奇,就点开那个视频看了起来。

 

 

视频开头一片嘈杂,画面也倾斜无比,只能分辨出有舞台有观众,等了几秒后传来了吉他拨弦的声音,观众顿时躁动了起来,拍摄的人似乎也调整了焦距对准舞台。随后舞台两边的大音响里“滋—滋——”的电流声响起又微弱下去,一个男生握着话筒站到了舞台中间。

 

阮永彬眼尖,一下子认出了舞台中的男生。“林敬言!” 

 

——不过好像跟昨天见面时有点不一样?大概是化了妆?

 

舍友按着他脑袋让他继续看下去。

 

乐队现场演出的时候总得先有几分钟调音,为了不让观众觉得太无聊,有些主唱就会出来跟观众们小小的互动一下。林敬言握着话筒很潇洒地走到台前,到了台沿上就坐了下来,一条腿曲起一条腿自在的垂下来。

 

“谢谢你们今天晚上来听我们的音乐。”林敬言刚一开口,舞台下就闪起了数个应援灯牌,林敬言看见了就开玩笑,“搞得跟大明星一样,是不是我们内部有人拿经费逼你们啊?”

 

舞台下的观众哈哈哈的笑起来,灯牌举得更高了。

 

“本来今天这场表演我来不了,晚上有课,不过这儿的老板说不行,老面孔太多了,如果没有那首经典的歌的话怕镇不住,我特意过来问问你们是不是真的。”

 

“是真的呀林队长”台下很快有人接话,灯牌又是一阵晃。

 

拍摄的人这会把镜头对准了林敬言,还给了特写,阮永彬就看到林敬言嘴角一勾,笑的挺温柔。随后他单手一撑从台沿上站起来,回到舞台中央,聚光灯亮的时机很准,正好打在站定的林敬言身上。

 

“那么开场就送给大家最熟悉的,NancyMulligan。”

 

阮永彬一下子懵了,他一听这句第一反应是,莫非林学长昨天那不是邀请,是下战书?

 

当伴奏真响起时阮永彬倒吸了口气,作为一个刚接触乐队的新手来说,他对于乐队的演出排练认知几乎无限趋近于零,但他依旧能看出来:

 

——林敬言带着的这一支乐队台风极佳,伴奏响起来的时候,整个乐队仿佛融为一体,第一个音入耳顷刻便纠缠上了观众的听觉神经,一瞬间便被卷入了这个乐队所带来的音浪之中。

 

舞台灯光整个亮起来的时候,林敬言开了嗓,阮永彬呼吸猛得一滞。林敬言的声音昨天他不是没听过,当时他只是觉得有点好听,但放到现在…阮永彬下意识看屏幕里那个还在唱着的林敬言。

 

这个场景如果放在漫画里,肯定会给这时的林敬言打上温柔的光点,给足满满一页的特写,周围再配上为之沉醉的观众——就跟视频里一样。林敬言的表演在攫取人眼球之余又连听觉也不放过。

 

林敬言唱歌的声音很好听,从音响里放大出来后还带了几分磁性,Nancy Mulligan是首节奏十分轻快的民谣歌曲,他当时学英语发音学到咬舌头,昨天他其实一心只像背课文一样往出抛单词,但林敬言不一样。

 

他唱得放松时甚至在舞台上小小地秀了一段踢踏舞,随后就赢来一阵一阵的掌声和欢呼,乐队配合得很好,到了高潮部分甚至有些人默契地跟着节奏拍手欢呼,给林敬言和声。

 

阮永彬没怎么看过乐队的live,这还是头一回。感受到乐队冲击力的同时,他却也产生了些其他的私心。他现在,居然燃起了一些想看看那个论坛里被女生吹上天的林敬言到底是什么样的想法。

 

在对乐队的兴趣直线飙升时,他好像,还想和那个林敬言拉近些距离。

 

主意已定,阮永彬把手机往桌上“啪”的一扣,着实吓了舍友一跳。

 

舍友刚打算说点什么,就见阮永彬脸色较平常红了些,站起来后闷闷一句“我去打个电话”,就抓起手机往阳台打电话去了。舍友不解挠头。

 

“他这算是被我策反成功了还是被我给了最后一击啊…”

评论(3)
热度(14)

© 菅原又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