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方能战一百年。

林中心/大菅/
其他杂食。

我们老林哪儿都好。

【阮林】最近的我啊,正在追你。16-17(完结)

后文记得戳tag #all林24h   #阮林    #最近的我正在追你。

16.

 

阮永彬进去化妆也化了挺久了,林敬言在这边都画完了又在方锐那边和他贫了一会,也没见阮永彬出来。

 

等了半天眼见快到开场时间了,林敬言摇摇头把喉糖交给方锐,嘱咐他等阮永彬出来让他含一点,这样就可能不会太紧张,之后林敬言便和其他人急匆匆的走了。

 

于是等阮永彬化完妆出来的时候,就看到方锐一手抱着吉他,一手拿着喉糖嫌弃自己。“老林他们都走了,再有三首歌到你,他让我把这个给你,怕你临上场出状况。”

 

阮永彬说了声抱歉后笑着接过来掰开含了一块。

 

给阮永彬化妆的时候其实废了挺大劲儿,化妆师出来都忍不住槽一句这首歌风格太放肆了,阮永彬本身又是个看起来有点像阳光大男孩形象的,就面部妆容到底怎么搞,两个化妆师吵了大概半小时。阮永彬心里也着急,但更想形象好点上台,不能给乐队丢脸,因此耐着性子一直等。没想到一等错过了林敬言和其他学长上场的时间。

 

阮永彬含着块糖有点沮丧,但一想这是林敬言给他留的,转而又高兴起来,带上休息室的门就跟方锐一块去舞台附近找了个地方坐着等。

 

台上已经唱了四首曲子,中英都有,但是因为这个酒吧的老板始终要求想要暧/昧一些的风格,林敬言这次定的曲子都柔了很多,唱起来深情款款,又带了些许暗示,暖色灯光打在他脸上几乎泛起了暧/昧的光晕。乐队为了演出效果,这次还叫上了请假很长时间的萨克斯手助阵,酒吧的气氛很快就如他们所望,渐入佳境。

 

阮永彬在心里一遍又一遍的默唱那首歌,只怕一会出一点错造成大祸,嘴里的喉糖也被嚼碎进了肚子。方锐瞧了他一眼, 摆出了一副“崽你真让我失望”的表情,戳戳阮永彬又凑他耳边大声喊了句,“彬彬,你他妈的最棒了!”

阮永彬应声回魂,作势就要踹他,方锐嘿嘿笑着就躲开了。

 

三首歌很快过去,最后一首歌快结束的时候阮永彬和方锐从座上站起来往舞台一边靠,方锐又拍拍他肩膀,示意他加油,阮永彬点点头,把喉糖揣进口袋。

 

“最后这一首歌,我本来打算唱的,”台上的林敬言唱完后,略平静的说道。“但是没想到排练的时候,刚唱一遍就被我后边这几位追着打,说你唱得什么玩意。我就觉得不行,得找个人来帮我唱好它。”

 

“后来正好就找到一个小孩,”林敬言头转到他这边,冲阮永彬很温和的笑了笑,“歌唱的挺不错,解我心忧,不过吧,他是第一次上场,如果他有什么紧张的地方,也希望各位多原谅他,小孩嘛,总得有个历练。”

 

台下观众窸窸窣窣说成一片,有些知道whistle纳新了的很激动,终于能见新成员一面了,还有些有点不明情况,只奇怪主唱竟然还能让个新手来,有点对接下来的歌不抱希望。林敬言不管这些,只做足了过渡,手臂一扬让阮永彬和方锐上了场。

阮永彬握着话筒站到台前跟大家鞠躬之后,林敬言便拍拍他肩膀,低低的跟他说了声加油,和这个节目里能休息的成员下场去了。

 

灯光骤暗。

 

阮永彬把话筒固定好,闭眼想了想自己之前看过的mv还有方锐给自己的动作建议,感觉自己慢慢放松下来。随后他给了乐队可以开始的讯号。

 

伴奏响起,舞台上灯光迅速跟进,自舞台直扫观众。

阮永彬凑近麦克风,低声道。

1.

2.

Talk dirty to me.

 

他绝对不要在这场表演里丢脸。

 

 

阮永彬仿佛是变了个人。穿了身小西装挽起袖管的他配上妆容变得有些色/气,前奏结束时阮永彬舔舔唇角。

 

歌词极具勾/引色彩,灯光时而闪烁时而也旖旎,阮永彬握着麦克风时与音乐几乎融为一体。

 

林敬言就靠在舞台一侧的墙壁上看着阮永彬表演,本来他还有些担心阮永彬会在舞台上出些小差错准备随时救场,但现在看起来一切都好,阮永彬甚至比他预料的还要放的开。

 

副歌是这首歌最勾人心魄的部分,萨克斯的加入是整首歌里最鲜明也最暧/昧的暗示,阮永彬这里也没有错过,眼神与肢体上的动作一个没有忘,林敬言突然有点理解一个月前的阮永彬了。

 

在台下的人能看到在台上的人是什么样的,平凡或是耀眼都真真切切的被观众收入眼中,他从一开始站在舞台上时就知道,这时偶然站在台下看,倒是更容易为台上之人神魂颠倒。

 

这首歌选的奔放且热情,歌词虽然露/骨却难以掩盖它牵动人神魂的本质,让人情不自禁的想要跟着旋律起舞,林敬言指尖轻点着节奏,对阮永彬的表现赞许极了。

 

看来今天没必要多做什么安慰他的举动,他只需要庆祝。林敬言暗自笑笑,心里做了决定。

 

阮永彬唱得随性极了,歌是他最喜欢的风格,曲子他也唱过好多遍,每一个动作他都和方锐认真的商量过,他对每一处该怎么做都谙熟于心,他需要的就是表现到最好。

 

第二段快结束的时候阮永彬转身看到了靠着墙的林敬言,他只来得及匆匆看他一眼,就看到他在对着自己笑。阮永彬心里一喜,唱的更带劲儿了。

 

他今天是带着双份的准备来的,第一份准备人尽皆知,第二份准备却是只有他和林敬言知晓,他知道,只要这首歌成功唱下去了,那么他就有勇气去把自己第二份准备显露在林敬言的面前。

 

歌接近尾声的时候说唱部分居多,阮永彬贴近麦克风每一句歌词都说的肆意诱惑,最后的高潮阮永彬一口气将声音提高又降下,似带人入云端又向地面俯冲,直到萨克斯和鼓手收了最后一个音,阮永彬才最后贴近话筒,意犹未尽的给这首歌画下句号。

——talk dirty to me.

 

 

全场掌声雷动。

有些乐队粉也尖叫起来,大声喊着阮永彬和方锐的名字。

 

阮永彬一首歌唱得极累,这会却也顾不上喘口气,回忆着林敬言最后退场的样子,双臂伸展开来,十分用力的鞠了一躬。

随后,他拔腿就跑。  

 

成了,他知道自己肯定成功了。

 

 

17.

 

阮永彬跑得着急极了。

 

这次他从舞台一边冲下去的时候,林敬言已经没有靠着墙了,阮永彬猜他可能回了休息室,想也不想的从舞台后往休息室里冲。

 

打开门的时候林敬言正在喝水,一口水还没咽下就被阮永彬突然闯进来吓了一跳。

 

“你怎么这么着急,把其他人抛下了吧?”林敬言问他。

 

“你先闭嘴!”

阮永彬大喊了一声。

 

林敬言愣了,阮永彬还从来没有这么说过话,他还真的一下子哪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我有事跟你说!”阮永彬闭着眼睛跟背课文一样喊。

 

“你说,你说…”林敬言瞅他这副模样,心里想乐又不敢表现在脸上。

 

阮永彬喘了几口气后慢慢走到林敬言面前,双手搭在了林敬言所坐的椅子两边扶手上。

 

林敬言:…我怎么觉得这一幕这么眼熟?

 

林敬言的眼睛平日里向来沉静而饱含温和,此时靠近了看却又多了些什么——阮永彬的投影。

 

对了,是这样的。阮永彬看着林敬言,心里有点满意的想道。他想要的就是这个。

 

 

他是个深柜,隐瞒性取向大概也有五六年了,他从来只知道自己不喜欢女生,却没有真正对哪个男生动过心,他也不相信一个人从第一次见面就能让他觉得一见钟情。但林敬言就是带着平静的笑容,带着那首他们两个都唱的很好的歌直接踏进阮永彬的视线范围里来。

 

阮永彬心里想,林敬言,我不管你是学长了,我现在能确定我是真的喜欢你,所以我就是要表白了,表白完你得负全责。

 

“林敬言,我想好了。”

“我那天的吻,我才不需要你把他解释成什么意外,”阮永彬慢慢的说,“我不光不要你解释成意外,我还要再亲你一下。”

 

“我得告诉你,我就是喜欢你,不管你信不信吧。”阮永彬说完要凑过去吻林敬言,又是浅尝辄止的一下便退开。“我偷亲你也得忍着,每次强吻就强吻了,以后这种情况肯定多得很。”

 

林敬言听这话却没有再侃他,只是笑了起来,

“等你开口真困难啊,小年轻就是不一样。”

 

林敬言伸手把阮永彬又拉回来。

 

“做的好,我的男朋友。”

 

 

 

-END

————————————————————

写在最后:

哇写这篇差点要了我的命啊——

全文大概是4w4千多字,中间不乏很多水分,

但还是顽强且不要脸的写出来了。

目的只有一个,为了给老林庆生。

生日快乐,我们世界第一好的林敬言!

希望大家也能看的愉快!

我永远爱你!林敬言!

评论(8)
热度(14)

© 菅原又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