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方能战一百年。

林中心/大菅/
其他杂食。

我们老林哪儿都好。

[林方]在母校校庆时候你们在做什么。2。

林方。在母校校庆的时候你们在做什么。2.

这一篇是回忆杀。

然而lo主计划着到了4的时候炖个肉。

喜欢就请不要大意的来看吧。

反正不要钱。摊手。

——————————————

三天后。

校庆如期而至。

林敬言和方锐到了学校之后,看看表发现距离开始时间还有半个小时,便决定一起去校园里走走,顺便找找初恋的感觉。

然而观赏风景固然美丽,找初恋的感觉也挺不错,但如果身边有个时不时就大惊小怪的恋人,就得让人考虑到底值不值了。

林敬言看着前方不停左右张望如同初进校园的方锐,有点无奈。

“林老师!”方锐一屁股坐在一条长椅上冲他招手示意他过来坐下。

林敬言点点头,问了句“这长椅一看就是刚刷过,你也不怕粘一裤子。”却也坐在了方锐旁边。

等林敬言坐下以后,方锐这才开口“林老师,你还记不记得...我们当时第一次,恩...接吻就是在这里。”

怎么不记得。林敬言腹诽,直到现在他想起这件事儿,都觉得心里“苦”:

那会儿两个人还没在一块儿,不过是学生会里大家都熟惯了。方锐一个高一小学弟把他林敬言一个高三学长骗出来  让他陪着这个高一小学弟散了一中午的心。

最后走累的两个人就在这条长椅上坐下来休息。当时的方锐走得很累,也没合眼多久便睡了过去。

还好是夏天,有个很长的午休。林敬言便也放下心来让自己睡去。

可没过多久林敬言就因为一种奇怪的触碰感而醒了过来。

当林敬言一睁眼,便看到了方锐白皙的脖颈就在自己眼前,而方锐整个人直接跨坐在了他的身上,他的唇也刚刚离开自己的额头。

林敬言懵了。

刚亲完林敬言的方锐也懵了,一时间他僵在林敬言身上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林敬言用很复杂的眼神看着方锐,好像想说些什么。

“...”方锐眨了眨眼睛,道:“林前辈别太在意。我就是想为熟睡的前辈 用一种十分亲密的方式遮挡晒到前辈脸上的酷暑与骄阳。”

“......”

果然不行吗...方锐心里骂了自己一句,干咳几声却不知道该说什么,想了想还是先从林敬言前辈身上下来要紧。

默默从林敬言身上下来的方锐转而以一种端端正正的坐姿坐在了林敬言旁边,头也悄悄转向了不面对林敬言的另一边。

半晌都是沉默。

“方锐。”

林敬言突然开口叫他。  方锐想转身,却又不知道转过身去该说什么,干脆就在那里僵着不动。

不想却突然被林敬言伸手强硬的拽了过来,连下巴都被林敬言扳起。

林敬言带着笑意的眼睛近在咫尺,嘴唇一张一合说着带着些流氓气息的话

“怎么,亲了我额头就想跑?”

“我可是奉行着有仇必报原则,方锐,亲了我,你可就再也逃不掉了。”

说罢林敬言便低头含住了方锐的嘴唇,方锐“唔唔”了半天,身子却也不争气的软了下来。

唇与唇相触传递着烫人的温度,林敬言从未想过方锐的嘴唇会这么柔软,让他一但接触就不再想离开。

渐渐林敬言不再满足与唇与唇的碰撞,转而试探性的轻扫方锐的牙齿,闷声道:“方锐,乖,张开。”

被吻得有些迷糊的方锐乖乖的启了牙关,让林敬言得以进一步深入。

“嗯,锐锐很乖。”

林敬言笑的扣紧方锐后脑勺,轻咬了下方锐的舌尖,未等方锐缓过神来,便又被林敬言的技巧逗弄的不得不抓紧了林敬言的衣衫。

一吻结束,方锐恶狠狠的喘着气,有些悲愤的看着眼前这个明明看起来很温良的前辈。

“老流氓!”方锐骂他。

林敬言不太在意的耸耸肩,依旧笑的像标准示范证件照上的笑容一样。

——————————TBC————

评论
热度(19)

© 菅原又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