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方能战一百年。

林中心/大菅/
其他杂食。

我们老林哪儿都好。

[林方]在母校校庆时你们在做什么4.

4.有肉渣。慎入。

准备下一章纯肉。

前三章可以直接戳头像...

当然等家里有网以后...我会去搞链接的...

————————————————————

“几十年来,我校始终坚持着低进高出优生更优的原则和办校理念,送走了一批又一批的优秀学子,为国家提供了许多优质人才...”

“啧啧啧张佳乐你看看,我家老林多棒啊。一站上头,啊,你看,儒雅书生,翩翩公子,温润如玉。一推眼镜,你看,典型的那个什么...对,典型的人民好儿子中国好老师啊!”

“啊啊啊你看!老林看向我这边了!”

“老林好像对我笑了一下!”

“老林的演讲稿长的可怕!!”

张佳乐有点绝望,觉得自己认识方锐真是一件令人感到悲伤的事情。

等林敬言发完言之后,方锐噌得一声站起来就往场地外跑。

“哎你去哪儿!” 张佳乐喊他。

方锐头也不回的拔腿跑了。

呵,去哪儿? 方锐心里冷笑,当然是去接刚发完言估计累得都不想再站着的林敬言大大啊。

方锐刚绕到教学楼里头要去找林敬言,却被一直坐在后勤室里的宋奇英告知,说林敬言刚才被人叫走了。

心下纳闷的方锐在校园里溜达,想着在哪儿能找到老林。

这听着听着,从教学楼那边传来的声音都越来越小了,代表着开幕式结束的音乐都响了起来,可是方锐却还是没有找到林敬言。

方锐觉得他不开心了,他有小情绪了,所以有着小情绪的方锐给失踪的林敬言打去了一个充满他忧郁情绪的电话。

“锐锐?”

电话接通之后那边的人显得很是诧异。

“林大大” 方锐低着声音显得很委屈,“就这么一个小小的校园里面,我居然找不到你了。”

电话那头林敬言明显怔了怔,随即低笑了一声。

“B座楼三层。”

林敬言这么说道。

“我就在B座楼三层,你应该知道我在哪儿。”

方锐想了想,很快就答应了。

B座楼三层。辩论会议室。

这间教室大的堪比阶梯教室,在进门处久了看到教室两边分别设有五人一组的弧形辩论桌以及在辩论席后有着庞大数目的旁听座位。

林敬言坐在临窗的旁听席上,西装外套被他折好叠搭在了椅背上。

他伸手把衣袖挽起至肘关节处,从西装口袋里摸了一根烟出来点上,深吸了一口又吐纳出几息烟雾,惬意的靠到了椅背上,眼睛盯住了辩论室大门口。

“哟,林老师,你可让我好找啊。”

门口显然是跑步上来的方锐靠在门边,一副懒散样还是掩不住因为快速奔跑而导致的大喘气。

林敬言微微直起身,示意方锐过这边来。

方锐反手锁了辩论室的门,干脆利落的走到了林敬言面前,一撑手跳坐上了这一排的小桌。

“还记得这儿吗?” 林敬言吸了口烟,抬眸温和的看着眼前的人。

“怎么不记得?” 方锐哼了声,毫不客气的把脚踩到了林敬言腿两侧。

“你当年就在正方辩席坐着,支持枪支随身携带合法化的正方主辩手林敬言前辈。”

“我也记得你呢。” 手有意无意的扣了方锐的一条腿,林敬言眼里满含笑意。 “那会儿你可还是个辩论赛输了却还童心未泯的孩子。”

说完林敬言用手做了射击的动作,“砰。”  他心情愉悦的说 “不甘示弱的对着正准备离开辩论席的我比了一个射击的手势,嗯?”

方锐佯惊,很夸张的做出一副“不可置信”的表情看着林敬言:“林老师居然观察的这么仔细啊”  随后又故作严肃  “对,没错没错。我就是一直怀恨在心,一直想找个机会复仇。没想到现在居然被你发现了,你不能再活下去了。”

听完这句话的林敬言慢悠悠掐灭了手头已经抽完的烟,瞧着在眼前的这个人。

“现在给你个机会。再和我辩论一场,我会让着你。”

方锐刚一听还纳闷,听完最后一句气的简直要炸 “我靠老林,谁要你让啊! 来来来堂堂正正的比一场! 这次绝对赢了你!” 说罢就要挽袖子还要往反方辩席上走。

林敬言眼底闪过一丝计划得逞的微光,站起来拽住了要走的人。“诶方大大,今儿我们不不如换个方式辩,论,啊。”

被林敬言拉住的方锐有点疑惑,刚想扭头问林敬言到底什么才叫换种方式,就被某个计划得逞的人抱了个正着被迫扭正了身子直视着他的双眼,接着落下来一个充满温情的吻。

“用身体力行的方法。”

方锐听见林敬言这么对他说。

方锐也就丝毫没抵抗的伸手勾了林敬言脖颈去回应他,交缠之际也不忘来了一场短暂的辩论。

“唔...随身带这种枪支会对周围人士尤其是伴侣造成无法预测的影响,所以带枪支合法化是绝对...绝对不可能的...哈...老林你还真是带了一股子烟味啊...”

“很快你就会改变想法了...” 这是已经用身体进行辩论的林敬言。

林敬言从方锐的口腔中退出又落了吻在他唇角 再辗转吻着脖颈,方锐哑着个嗓音将下巴搁在林敬言肩上说着

“林老师  这可是当年的辩论...教室...你为人师表...居然...在教室里公...然做这种事真是为...老不...尊”

闻言林敬言在方锐的颈间咬了一口洒下一片温热气息。

“别以为我不知道今天校庆结束全校放假。”

“...以及...”  林敬言一手从下探进人上衣里在人胸前画着圈  “我怎么记得...”

“我们的第一次...好像就在这里吧。”


————————tbc——————

是的我就是卡肉了。

我已经

看了八年小黄书居然想黄段子想这么长时间。

我过几个小时最迟明天就补上最后的肉!

发4!

评论(3)
热度(20)

© 菅原又欠。 | Powered by LOFTER